渾沌氏之術:巫師追求超自然力量嗎?

問題 question

Q:我確實有感受到,因著玄牝 (Marwygafen) 的影響,密契主義愈發普及;群眾對於異教文化的接受度,皆有顯著改變。就好像莉雅同學說的,這些課程,十足啟發我的眼界,打開我的想像力與創造力。 

不過,每當我向同儕分享課程,並展示所習之巫術,對方總是欲言又止。即使因為感到丟臉,而難以啟齒,但人們普遍持有疑問:「為何這些真正的內容,聽起來不那麼『巫術』呢?」 

我指的是,大眾對於神秘的傳聞,有一種古怪的期待。就算不論及影視作品的聲光效果——大家想看到標誌性的儀式、超自然的傳聞;最起碼,巫師必須要役使鬼神,或展示某種精神權威……為何您不講述「神奇」的事情呢?巫師似乎像是哲學家,而比較不像奇能異士?
 

解答 answer

A:謝謝您的來信,也謝謝您的勇氣。這個簡單的問題,雖然相當普遍,但大家都不願意表態,以免顯得自己外行。然而,敢於揭露自我,才有入門的機會。 

您說得沒錯,巫師就「是」哲學家。在古代,兩者的身分幾近重疊,硬是將其拆分,便是不懂得門道。追隨者稱他為詩人、戰士、醫者及藝術家。著名的希臘哲學家巴門尼德 (Parmenides) 、畢達哥拉斯,本身即為巫師。假若觀察蘇格拉底的言行,亦不得不承認:他就像是東方的開悟者。 

但是,這不代表我們否認所謂的「超自然」事蹟。究竟甚麼是超自然?如果一個巫師不能理解自然,甚至把它看作天外奇跡,那他便與外行人無異。 

你不能期待行家的語言,和吃瓜群眾的思想一致。這是一個分不清是非的年代。因有心人士的魚目混珠:現世有許多江湖術士,口稱魔法,卻用一樣「神奇」的眼光,去理解神秘文本。這種人不比你知道多少。 

人愈是缺乏什麼,愈是強調什麼。他們渴望奇蹟,只因自己活在地獄。而我們已抵達未知之境,試圖將片段的風景,送到塵世。 

巫師的世界確實充滿鬼魔,但他們嘴中的精靈、諸神和天使,跟當代認知的不同。一味套用都市人對「超自然」的想像,毫無意義可言。「未知生,焉知死」的意思,換句話說,也可用來解釋巫術:假若不理解自然,又如何「超越」自然?

西方的學術領域,很早便明白,需要借助學者的努力,才能讓「異教」重見天日。畢竟,沒有人會考究自己的日常生活;必須離開時空背景,才有能力歸納、呈現給局外者。 

相較之下,本土的宗教風氣,仍然停留在「爭論一張符的效力」。(其中,有諸多歷史因素,在此不贅述。)

國人習慣於「正確」的程序,以企求效果,就像妥當的公文一般:「背後是否有名正言順的政治勢力?」此即華人宗教的焦點。 

但偏偏,這是最忤逆魔法的思維。如果神靈可以被程序框架,顯然他只是一個公務員,本身沒有更可貴的價值。

人們嘲笑迂腐的贖罪卷,卻沒思考過:它為何淪為笑柄?只要將任何優於形式的事物矮化、把高尚概念放進低俗思想裡,就是一種贖罪卷。而我們的社會,直到現在,都在公然販售贖罪卷,還沾沾自喜。

於是,這樣的人,見到本會的魔法,便作了如下結論:「原來他們準備了兩套行銷策略:一者是神奇的『巫術』、一者是富有聲望的『哲學』!」

實在是誤會了。此即密契主義的真實樣貌,從未潤飾、修剪。就像薩古魯( Sadhguru) 所言:「一個開悟者,只會呈現事情本來的面貌。」真正的道理不需要包裝。 

我想,望文生義的歪風,也是造成誤會的濫觴。「巫術」被解讀為雕蟲小技,及一些無關痛癢的規範。然而,所謂的「術」,實為「通道」之意,絕非表面功夫;以此理解魔法師的智慧,更為恰當。 

最後,讓我們看看《莊子·天地》是如何介紹所謂的「術」:


這又是甚麼樣的「術」呢?

▾▿▾▿▾▿▾▿▾
到貨通知 當商品有庫存時,我們依下列方式通知您。商品價格與庫存變動,最終以網頁公告為主。
0
    0
    購物車
      計算運費
      優惠代碼
      不可用優惠卷
      f2sdkbtt 折抵 NT$150 消費滿$10000
      fq2ygdf8 折抵 NT$200 消費滿$15000
      kccv3crv 折抵 NT$120 消費滿$7000
      ot5b8brg 折抵 NT$100 消費滿$5000
      pncef6df 折抵 NT$80 消費滿$3000
      r4azmecc 折抵 NT$60 消費滿$1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