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媽的多重宇宙》(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):Be Kind

弗雷澤認為:若是撇除繁瑣的宗教架構,則佛學和巫術擁有相同的本質。因此「禪」亦為玄牝 (Marwygafen) 的主旨。​
還記得尼歐 (Neo) 那句「湯匙並不存在」嗎?現在,《媽的多重宇宙》(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) 再次延續禪宗佛理,並以華人家庭的角度,激盪出新的篇章。這部電影,究竟有何禪味、有何魔法?​
 

丹尼爾雙導演坦言:若沒有《駭客任務》(The Matrix),也就沒有《媽的多重宇宙》(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)。如同前者向香港武打、以及東方思想致敬;後者亦是對於經典的再造與回應,甚至更加「東方」。

但是,基本定義上的東方人,未必能夠體會其中的禪味;很多時候,我們必須破碎、分裂、重組,才能夠回到最初的那座山頭、那條溪流、那片風景。經歷了每一刻、每一處,方可安於當下。如紅皇后對愛麗絲說道:「你必須不停地奔跑,才能留在原地。」

無論是奴役人類的電腦帝國,還是開發超能力的中年婦女,都是對於禪宗的解構。藝術裡的東方元素,本身就很魔幻;但真正吸引哲學人士的內容,是那超越性的、終極的思辨。對於受思維所困的西方文化而言,它帶來新的、更加自由的答案;甚至高於「思考」本身,毋寧稱之為「解脫」。

 
歐美的禪宗愛好者,既跳脫自身背景,踏上東方的土壤;同時善用其思辨工具,讓「禪」在異地發芽。按榮格的說法:我們必須拓展眼界,卻不該放棄原本的優勢。如此一來,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嗎?
 
反觀國學在本土的發展,是過度疲勞了,因為某些事物,有如華人的社會、家庭,充斥太多的「理所當然」。我們不願重估其價值,也不肯向外借鏡,於是,佛學似乎只剩下枯槁的倫理,或是怪力亂神的空談。一個母親不知為何而活、一個年輕人不知將往何方、一個族群不明白「禪」何以改造影視產業。他們繼續朗讀這塊土地的惡毒咒語:「這有什麼用?」
 

缺乏對自身的真正認識,造成無窮無盡的痛苦

對於《媽的多重宇宙》(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),我們可以闡述萬字的藍色窗簾,可以就台詞做複雜的註解。不過,它就如同真正的東方智慧,極度簡單純粹。

「禪」藉由這部電影,訴說著什麼呢?愛不是情緒。情緒有時限、情緒會亢進、情緒會退卻、會疲乏;但愛不會、向善的意志也不會。千言萬字的深奧佛學,皆不脫這般道理。

只有向善的意志,可以支持人類,面對永劫回歸,不至於耗盡光彩。否則,人還能期待什麼?還能追求什麼?如果錯把量化的感受,誤稱為愛,便輕忽了祂的影響力。太陽底下無新鮮事:凡事都會衰退、都是數據,再無任何意義可循。

這般人在心裡復誦《寄生上流》的名言:「如果我有錢,也可以很善良。」某些關鍵的事物,遭到了混淆。

 
美善是直觀的,因此,只有「跳躍」可以抵達愛的歸屬。齊克果稱之為「信仰的跳躍」。在《媽》片裡,「跳躍」(Verse Jumping) 仰賴一系列意外的舉止,藉此打破現世的僵局,開創新的選擇。其中多少有些致幻色彩:薩滿巫師改變意識的方式,不外乎於此,但未必牽涉到藥物反應。
 
在催眠心理治療的領域裡,這類技巧稱之為「指派任務」。無論是寺院禪師託付的家務,還是治療師的指令;只要能夠滿足這些怪異的工作,起碼在當下的時刻,當事人便已置身於日常以外的空間,一切皆難以估量。
 
有時候,我們只是需要被推動、擠壓;它會搖晃我們的生活,將未知的潛能喚醒。神秘主義者稱之為「震盪」——被打擊的巫師,即神靈附體,不再是原先的自我,卻也不屬於他人。他是一鍋翻攪的湯,鍋底的事物正不斷湧現。
 
 

然而,「附身」不同於宗教人士的想像,也並非新時代信徒 (New Age) 所謂的「下載資訊」。人啊!究竟要下載什麼、佔有什麼呢?前世嗎?未盡之事嗎?單單是此時此刻,已經難以負荷了;而千萬年的「業」,只會引人作嘔。

魔法不是更多、而是更深。真正的跳躍、震盪、致幻,是為讓每種可能,皆存在於當下,成為頭尾相連的蛇。無論稱之為禪,或是巫術,概莫如是。

▾▿▾▿▾▿▾▿▾
到貨通知 當商品有庫存時,我們依下列方式通知您。商品價格與庫存變動,最終以網頁公告為主。
0
    0
    購物車
      計算運費
      優惠代碼
      不可用優惠卷
      f2sdkbtt 折抵 NT$150 消費滿$10000
      fq2ygdf8 折抵 NT$200 消費滿$15000
      kccv3crv 折抵 NT$120 消費滿$7000
      ot5b8brg 折抵 NT$100 消費滿$5000
      pncef6df 折抵 NT$80 消費滿$3000
      r4azmecc 折抵 NT$60 消費滿$1000